Pinned toot

在这里新建了一个钻进去搞文艺的个人石洞。请多指教。

低san模式且锐器发言所以折叠 

我想我的确爱着故乡。她不算富有,却还算安逸整洁。这片土地上离我最近的人不曾给我伤害,高围栏围起的浅河旁晚风沉醉。
想回家。想建设家乡,听起来如此空大的一句话确实容得真心在。

我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东西之一,是得到他人喜爱之后的自己。
膨胀,聒噪,任意妄为,厚颜无耻。
所以总是拿绳子把自己吊起来,靠近之后又立刻离喜欢的人们远一点,不合群一点,自持一点。
为了体面,又好像不止为了体面。每天都在自我厌恶中心平气和,渐渐失去准确评判自我的能力,也永不相信来自他人的肯定。

《梵高的杏花》

若不懂画
便罢

行者落满
梵高的杏花

《悼词》

你走得太早

我只好

重新找寻生命的意义

归晚

————————————

我想我留得有些晚
晚到你要给我一个梦
温柔底色上
停泊着孤独的归乡船

《浅薄》

思考
只是不管不顾地思考
走窄的道
像一把银刀


是钝刀
我要永远走在
深刻的表皮上

《读与写》

容易懂了
我便倦了
听故事的人
习惯接受了

观光客
谁告诉你
通往结局
有那么条途径?

容易懂了
我便去了
写故事的人
习惯毁灭了

天蓝渗入海青
信任离乡背井
反派施以绞刑
而白色获得声音

《美术室》

给我一扇
只刷清漆的窗
窗边
是奔跑的豹

浅影横斜 水果微温
无须雕琢 时间之唇

胡桃木画架
圆圆铜钉
你听见我的心
如饱蘸粉彩的毛笔

熬夜星空有血丝淤积
群青云尚未苏醒
花凋日历
发不出声音

我在等你
石像的背翼遍布荆棘

蒙雾

我疯
猜疑磨花我的疯狂
我嫉恨
复调喷涂我的想象

机床升高
我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冥亡
就让复活者
掏空困惑的乳房

你说
到底什么话
能代替寒冬街道上的碎煤渣!

死海

阵列,房间,血染的眼,
弃人而去的是失眠。
挥去荷马、旌旗、
还有永动之帆——
只付出半瓶橙皮酒,
便面朝了古老海岸。
太阳像浑浊欲滴的水银,
黑礁撞击着
白浪里的铅弹。
难怪,
这里没有号角,没有
牺牲烤炙的圣餐。
因为我低头,
看见自己
双手展开死者的名单。

我完全说不出喜欢人类这个整体,反倒人类个体的独特性会让我找到可爱之处。

秋天来了
银杏和我一样
是腐烂的金黄

我想过塑造一些不熟悉的类型……但是体会不了就没办法复现。打个比方就像那些变形怪一样,只能模仿见过的人。连编造都做不到,一点都演不出来;没做过的事情,一点也做不出来。

不喜欢时刻想借物抒情的自己。方便着方便着,就失去准确描述感情的动力。

对了,今天大贤者是不是在。9点去看看吧。

可不可以冷静下来,我知道后悔没有用,但还是好后悔。又在自闭,一点也不想见人。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终于懂了。曾经尝过一次甜头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Show more
黑曜岩

人文艺术主题小型中文社区。欢迎日常、个人创作及文史哲和艺术相关的内容。申请注册时请简单介绍自己的兴趣和将会发布的内容。在注册和使用中请注意保护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