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反正也去不了的那些真实存在的地方幻化成地图上的线条、颜色和地名,很有可能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这么喜爱地图册吧。当一切都改变,当我们终于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当我出生的国家——连同把它勾勒出来的边界和人们心里感知到的边界一块儿——都从地图上消失了的时候,我对地图册的喜爱仍日不减丝毫。」
——朱迪斯·莎兰斯基《看不见的岛屿》,湖南文艺出版社

关山 boosted

你很想把它讲出来,但以前关于阿格萝拉的一切传说把你的词汇堵死了,你只能重复别人的话而说不出自己的话。
《看不见的城市》卡尔维诺

以前在本地小报读到这则新闻,确实很感动。当时长辈还很新奇,问这是什么技术。

开始收集这类淡淡的描写~

威廉·福克纳 著, 一熙 译. 第一章[M]//士兵的报酬. 漓江出版社, 2017: 53.

梁启超曾在1905年发表的文章《历史上中国民族之观察》一文中引用缪勒(Max Müller)名言“血浓于水,语浓于血”。

zh.wikipedia.org/wiki/%E9%A6%A

林纾被卷进来有点冤枉啊……

(书影出自陈崧编《五四前后东西文化问题论战文选》,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年2月第1版,〈前言〉第8页)

关山 boosted
关山 boosted

#读书 突然发现契诃夫把胖子的嘴形容成“成熟的樱桃”。回想一下各种bg/bl小说的樱桃小嘴。笑死我了。

《诗人黄瀛与日本现代主义诗歌研究》首读读毕。波澜壮阔的一生啊。
最开始是因为今年6月读了王敏先生对中日文化的描写,见解独到,颇觉深刻,所以搜索起该教授个人履历,得到“黄瀛”这一名字。看到一家中文媒体上上刊登的该书书评,当然后来的日子又读了日本一家地方新闻纸采撷的黄先生生平之诸侧面,又读了黄先生所任职四川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一篇推文(里面还有黄先生晚年手稿一张),于是被其师黄瀛的一生所震撼。
8月初慢慢搜集到黄先生相关的中文研究著作,开始阅读。然而苦于对其生平及作品但知皮毛,阅读其实非常缓慢。8月底托在日友人采购的日文著作到货,又是一番缓慢的阅读,才终于有所进展,能够对先生胜迹有所了解。
阅读本书的话,可以先从书末的生平表开始读起;然后再倒回去,左手持诗文,右手看本书研究。又及,本书中《〈青春记〉之黄瀛篇》一篇,因为有书简往复等的揭载而最生动。

Show thread

看微博主“诗性密码”谈死,觉得写得不错:

你以“活着”的状态存在的这几十年,不过是一个非常偶发的短暂瞬间。
而你不存在的、死亡的、灭失的状态,那些宇宙里低柔的空白噪音,才是原本的稳定常态,是你的来处。

原文链接:m.weibo.cn/status/456038322877

关山 boosted

60年底日本警察这么生猛!60年代民众还会同情“直接运动”遭受警察暴力的学生。不过读这个书也觉得当年的学生运动/社会运动和现在真的很不一样了。起因不一样,诉求不一样,方法不一样,反响也不一样。(想想15年的日本,去年的香港,现在的泰国!)

关山 boosted

其实不是豆瓣要完的问题,而是整个简中网络已经崩坏,指望豆瓣独活?还不如做上一梦。事实上简中汉语并没有被殖民者所侵占,正是被使用者自己一步步逼上绝路的。

闽海痛史。

(福州鼓楼区民间文学三集成编委会. 中国谚语集成福建卷・福州市鼓楼区分卷. 1989-03-20. p.70)

去年开始与同僚搜集乡谈俗谚。今年一月十三日凌晨一点四十二分,曾抑不住心情在微博贴出这则,现搬至象来。

这个传说版本比较丰富,还有一版则作:相传唐末五代,唐兵南征,杀男掳女。幸存的无诸男人逃往海面求生,成为疍民。为上岸寻找妻女,每年正月初三,趁“唐部人”不开杀戒,便假借讨粿之名,挨家挨户走寻找妻女。此习俗后来演变为单纯的讨粿,也叫“讨吉祥”。(康延平. 咸水歌——疍民的原生态民谣[J]. 闽都文化, 2016, (2): 35.)

后来找到了。笔记太多没同步到其他终端而已。

Show thread

富家一盏灯,
太仓一粒米。
贫家一盏灯,
父子相聚哭。
风流太守知不知?
犹恨笙歌无妙曲。
——陈烈《题灯》

(引自:郑黎明, 小山. 以爱为旗[J]//闽都文化, 长乐专号. 2013: 4.)

《鲁迅早期思想中的“美术”观念探源——从〈儗播布美术意见书〉的材源谈起》一文,辨析鲁迅“不用之用”文艺观的源头。其中对鲁迅译文中以“思理”一词译东洋“理想化”的考究,联系到译者与被译者各自所欲表达的思想,及各自思想所受影响的源头,于我大有启发。过去与同人热心收集这类“华制新汉语”“文言译语”,然而译文语境与译者思想万不可抽离,戒之。

Show thread

随手翻了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颇受启发。
头篇《胡适与新诗节奏问题的再思考》,论述“新诗韵律”问题,于我而言颇新鲜。该文指出韵律之基础,其惟同一性与重复。
《开放的现代意识与严肃的左翼立场——论艾青早期诗歌中的巴黎书写》中〈严肃的左翼立场与对巴黎的深度书写〉里对中法诗人“艺术身份预设”的比较方法,对我目前的论文也蛮有启发的。
《追求“含蓄”之美——吴奔星诗论与〈小雅〉时期诗作合论》,研究“梦境”与“想象”、“意象”与“意境”、通过“散文美”展现出的新诗语言美。
在早大上过以原稿为中心的日本近代文学课,所以看到《中国现代文学校勘实践与理论建构》,很有感触,也很有兴味。
《彼此在场的读与写:1907年的周氏兄弟》研究周树人兄弟在彼此的文本产生中的在场,这个研究方法对无知的我来说也是很新鲜的。

我曾仗著年少之勇閱讀但丁,並自以為懂得但丁的詩,還大言不慚地講給其他人聽。現在想來,真是愚蠢至極,無知透頂。但倘若說我與但丁還多少有些緣分的話,這無疑導致了我後來的一個癖好:動輒喜歡遨遊影子的王國,並從身邊的一切中去感知遙遠的一切。因為正如帕皮尼所言,但丁是在自己的世界裏尋求隱居點,而他所描寫的正好是影子的王國。
——奥野信太郎《黃瀛詩集跋》,楊偉譯,引自王敏主編《詩人黃瀛》

关山 boosted

非常同意。
所有伟大的文学作品,都能够给人以心灵的力量。

关山 boosted

因为最近都在看那个日本动画影展所以看了很多90年代的sci-fi,世纪末和新世纪的幻想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甚至可以说现在的人还幻想未来吗?互联网本身就是一场巨大的幻觉,人不用付出想象的努力就可以生活在别处,VR/AR的兴起也证明了人们仅仅需要一种轻松获得的看到了的感觉。就连文艺作品本身也有这个趋势,人越来越爱和自己贴近、能够沉浸的东西,而不是完美、精巧但和自己相隔绝的作品。因为人可以凭自己的意愿脱离当下了,所以未来毫无意义,人选择自己造就自己。

Show more
黑曜岩

人文艺术主题小型中文社区。欢迎日常、个人创作及文史哲和艺术相关的内容。申请注册时请简单介绍自己的兴趣和将会发布的内容。在注册和使用中请注意保护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