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We must not conceive light and the eye’s opening on the basis of any physiology, but on the basis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death and desire.
Jaques Derrida

Pinned toot

吳康齋先生這句話,我覺得值得裱起來:
事往往急便壞了。

遣懷憶蕭某
凝雲步虛舊山青。松雪已無伴流英。澗石幽苔本湘淚,半尺紅綃付長明。
點滴啼痕照煙宵。鬟鳳委地折柳腰。綠葉素榮苦寒促,東山浪卮自逍遙。
侵曉玉鏡夢白雞。金粉不與柱下題。三十六陂眇秋色,水風生蓮道人迷。
屏曲香藹搖暮鐘。緣慳空餘落靨濃。無非驪珠投暗雨,夢外淚墨濺輕容。
(想用舊句才用這個韻,但感覺硬湊上這兩句反而怪怪的,明天起來再看。)

每次看朱維錚寫的東西,總有種詭異的畫面感,就想起他在B站《中國經學史》的視頻,必須1.5倍速以上看。他語氣太獨特了哈哈哈哈哈

回复了一位读者的留言,不只是现在,很多时候都会回想起他那天说我的话,在有些地方,骨子里还是很保守。他躺在我膝上说的,我反问他,他说“说不清楚,但就是有,有一点”,还引用梁任公的话,“启超没什么学问,但有还是有一点的。”当时他直指的那件事是其他原因,我清楚的,不能告诉他。但他感觉很对,所以我写的男主也是这样的。
现在回头看,安心跟着老师治学以后,心态放平很多。发现其实遇到过不少能知心的人,未必是知道很多,至少在特定的方面,一语中的。能被了解挺幸运的。以前会怎么样?以前反而会继续苛求,然后失望——人不可能完全一样的——那篇文最早出于这样的心情开始写作,因为失望,迫不及待逃开,还以为自己是彻底的孤独,注定被抛下——明明是自己选的。知道一部分只是碰巧,人总是有些相似的。

今天又出太阳了,又是想晒太阳不想上课的一天。

摸鱼又心情复杂的一天。
想要老老实实写点什么,这样就太无趣了。所以还是“认真”写点怪诞的玩意:
若君之故,文辞幽邃,意蕴精微,当致后人钦慕。然后人得见于君故,亦幸也,亦憾也。幸世之斯文未泯,世间犹有雕片玉者,方寸而见沧海;憾己之未与其会,所对唯遗卷,君在是稿此句重语处,笔锋未与时移,矛盾亦自矛盾,彼此犹一指耳。此情以在言外,更兼隔世,但言系之矣。

今天查东西,翻了眼程树德老师的《论语集释》,似乎挺好的。

终于掏出了加绒睡衣,我还是去年那个软乎乎的小胖子!

记录20.10.19-2 

记录20.10.19-1/有关一位老师/1.2k字 

緐,附袁切,馬髦飾也。从糸𣫭聲。《春秋傳》曰:“可以稱旌緐乎?”【𦅳】䋣或从𢍍。𢍍,籒文弁。(按:言出《左氏》,東漢諸儒稱經傳之名殊異,或可細考。)

濅(浸異體,《說文》正字為濅),子鴆切,濅水出魏郡武安,東北入呼沱水。从水𡩠聲。𡩠,籒文𡪢字。

圖為「濅」字,《說文解字詁林》書影。

非常異義可怪之論

每次看到有人引述這句話噴人就想笑,不知道為什麼。不僅古文出身,很多傾向今文的人也引來攻擊之前的公羊學家。

這句出自何休《春秋公羊經傳解詁序》,原文如下:

昔者孔子有云:「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此二學者,聖人之極致,治世之要務也。《傳》春秋者非一,本據亂而作,其中多非常異義可怪之論,說者疑惑。至有倍經任意,反傳違戾者,其勢惟問,不得不廣。是㠯講誦師言,至于百萬,猶有不解,時加釀嘲辭,援引他經,失其句讀,㠯無爲有,甚可閔笑者,不可勝記也。是㠯治古學貴文章者,謂之俗儒,至使賈逵緣隙奮筆,㠯爲公羊可奪,左氏可興,恨先師觀聽不決,多隨二創。此世之餘事,斯豈非守文持論敗績失據之過哉。余竊悲之久矣,往者略依胡毋生條例,多得其正,故遂隱括,使就繩墨焉。
(「㠯」即「以」。)

花了一个多小时摸鱼=。=

(外行看个热闹,欢迎批评指正,我一定虚心学习)
一篇关于海德格尔的文章,点进去发现作者是95后才决定看完。一篇笺释性的文章,但非常清晰,别于传统随文作注,小文章把相关的材料、问题拎到一起,更便于阅读,而且免去那种“见某处某条注”来回翻看之苦。
两三年前零零散散读过一些海德格尔的东西。主要的文本是《存在与时间》,一本“用魔法打败魔法”的著作。他的叙述太繁冗,看到后半夜没法习惯这样的行文节奏。熊伟老师的翻译也让人提不起兴趣(似乎后来通行的都是陈嘉映、王庆节译的本子,这个本子更通,更欧化白话,但更枯燥无味。熊伟老师译得有文人气)。后期一些零散的摘录和小文章,没关注出处,反正从内容到行文都不感兴趣。
这篇文梳理了在海德格尔之前学术史的内容(我完全不懂的部分),但梳理的终点即为海德格尔,之后就没有涉及。按文题和摘要所述,撰文目的也是为了清理海德格尔的一个问题。作者对海德格尔文本的解释似乎仍是沿着海德格尔所给的理路构建清理问题的结构,这一结构直接阅读相关的文本很容易领会,甚至如果不是这些洞见,海德格尔不会是“海德格尔”。剩下的工作就是将在海德格尔之前和问题相关的文本置入清理后得到的框架,因而我称之为“笺释性”文章。

We must not conceive light and the eye’s opening on the basis of any physiology, but on the basis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death and desire.
Jaques Derrida

论内卷 

最想读书的时刻,永远是网上各种找资料、问人,然后一无所获。

抽烂树叶抽得胃疼
吸烟有害身体健康,真的。没有尼古丁也有害健康

《日知錄》卷一,《易》相關
撈了兩篇,大概都可以打個“理學”tag。
《艮其限》douban.com/note/780861782/
《遊魂爲變》douban.com/note/780869520/

遇到了上次周碰見的一個很風騷的男孩子。

Show thread

記錄20.10.15 

Show more
黑曜岩

人文艺术主题小型中文社区。欢迎日常、个人创作及文史哲和艺术相关的内容。申请注册时请简单介绍自己的兴趣和将会发布的内容。在注册和使用中请注意保护个人信息。